三片叶子

一个产粮的地方 时不时会发言峰相关的东西,需要互粉请说一声

[JOJO/三部][DJ]玻璃碎片[一个小片段而已没有打tag]


“迪奥。”


啊啊...多么令人怀念的声音。


不过那颗头颅再也不会说话,因为我迪奥,占据了乔纳森·乔斯达的身体。


屋内没有一丝光芒,已经成为吸血鬼的他也不需要光。迪奥拿了一本书躺在床上。他似乎很久没有看关于法律的书了,对他来说法律相关的书只是纪念品而已。如果没有石鬼面,还是人类的迪奥,大学毕业后应该会成为一名律师。


他还是发现了,人类是有限的、是弱小的。


谁能相信,他一开始只是想夺取乔斯达家的家产呢?


迪奥冷笑一声,似乎想到了什么、把书放回原来的位置。他摸了摸这具身体背后的星星胎记。


虽然身为人类时没有得到乔斯达的家产,但是我得到了乔纳森[的身体]。我迪奥,才是最后的赢家。


无意义

迪奥躲在树后面看着乔纳森和女人,他脸上的笑容让迪奥觉得很不爽。迪奥想了一堆破事【全是关于乔乔的】,觉得自己还是要跟着乔纳森,看看他要去哪里。乔纳森打算回家,他在家门口发了现迪奥。

“迪奥?”

“...”

然后没有然后了,想到再说。

我觉得我可能不太会写文章,因为我是一个小画家。如果我的文笔很好,我就不会画画了。

JOJO已经看到第三部了,嗯...大概花了三天?这没什么大不了的,毕竟我年轻【初中】的时候一天就可以看五十多集。

健壮的身体【大屁股大胸】只是基础而已,我喜欢看乔纳森的各种表情。

我还是比较喜欢看乔纳森哭,特别是齐贝林将最后的力量与希望托付给他的那段,伤心的泪水。

为了每日能够看欣赏他难过的表情...这个就是囚禁的目的了。

看到那具身体,第一反应是胸大肉多。

还有...

乔纳森·乔斯达,真的...非常可爱。


说白了我想日他,我不认为对乔纳森温柔会给我带来快乐,也不要过度。只要捆住他的双手按在地板上就可以了。


发出来快乐的言切文,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写完。

将死之人才能看到的门

.脑洞有点大
.是我之前做梦做到的梗,有点改造。
.ooc预警,接受不了的不要往下看。
.纯属虚构,与现实不符

——您还活着吗?

卫宫切嗣要回家的时候,从门口捡到了这样一张卡片。上面只有这样一句话,他想大概是哪个人的恶作剧吧。应该怎么处置这张纸呢?只好扔进垃圾桶里了。

卫宫切嗣,男,未婚。年近三十的他,因为还没有女友所以经常被公司的同事调侃。

卫宫切嗣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坐在阳台的椅子上看报纸。新闻很多,第一眼看到的城市让他觉得有些熟悉。“冬木市大火灾啊。”卫宫切嗣觉得有点怀念,冬木市是他中学时代居住的地方。这令他想起,十几年前冬木也发生过火灾。

其实卫宫切嗣身体里一部分的器官,原本不属于他。

这一年工厂大爆炸引起的火灾,他是幸存者之一。与他同时被送进医院的,还有一个年纪相仿的少年。医护人员紧张地推着手术推车,躺在上面的卫宫切嗣已经奄奄一息。不过这场手术很成功,出现了器官捐献者。醒来时,他才知道那个少年已经死了。我真是幸运,卫宫切嗣这样想着,吃了一口养母削的苹果。

卫宫切嗣喝了口茶,又在报纸的新闻中回忆起往事。

那个少年的父亲来看过他,根据护士整天挂在嘴边的八卦。他知道对方是一位受人爱戴的神父,而他的儿子优秀聪明,应该有一片大好前程,却遭病魔缠身。

“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,父亲。等我...死了,就把器官捐给需要的人吧。”这位神父知道,自己的儿子是一个圣人。当他听到儿子做出的决定时,为他感到骄傲。

如果真有这么简单就好了。

手术很完美,卫宫切嗣平稳地渡过了学生时代。就业至今,身体上还没有出意外。只是最近睡眠不足,昏昏沉沉的。“...已经天黑了吗。”从晚饭后坐到现在,他开始收拾桌子上的东西,进屋里头了。坐在电脑面前整理明天要用到的文件,整理完,一屁股坐在床上拉来被子躺下来睡觉。

“吓一跳吧......我现在是灵魂体,看来你不记得我了?真是可惜啊,明明身体里还住着我的内脏呢。”面带笑容的中分男走到了卫宫切嗣面前,与他对峙。卫宫切嗣觉得很奇怪,他不知道这男人到底是谁......不,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男人。他的笑容,是那种厚颜无耻的笑容。

?!
他刚才说什么!内脏!

“噢,你好像很惊讶,卫宫切嗣。”
“你是谁?你说的......内脏?我又不认识你!”
“真的没见过么?为什么不是你忘记了?”

真的没见过么?
为什么不是我忘记了?
没见过? 忘记了?

那个男人似乎对卫宫切嗣的表情很满意,再次露出恶劣的笑容,化成灰消失在眼前。

7:46

汗流浃背,一下子从床上弹起来。吸进去、呼出来的每一口气都变得沉重,像是刚脱离刀刃的兔子。目前最需要的是水,他掀开被子走到浴室。镜子中的他还是他,还是那个脸上挂着胡渣的卫宫切嗣。

啥也没发生,他面无表情地拍拍自己的脸,希望这样能够清醒些。梦中的男人到底是谁?为什么会认识自己?随着日常生活,这两个问题逐渐淡忘了。男人的特征,记不清了。

稳稳妥妥地过了一段时间,卫宫切嗣结婚了。对象是那种有钱人家的大小姐,行为举止优雅端庄。他很爱自己的妻子,可惜好景不长。

这是卫宫切嗣人生中经历的第二次大火灾,他失去了妻子以及还未出生的孩子。到医院去检查了,回来的路上他又见到这个男人。

“我的名字是言峰绮礼,嗯...职业——让我想想。如果当初没有救你,现在应该是神父。”

不知道打什么tag,这是一条鱼